參考消息網12月18日報道 外媒稱,隨著反腐的擴大,中國東部城市南京的原市長季建業於12月17日因腐敗被起訴。
  據美聯社12月17日報道,最高人民檢察院在聲明中稱,季建業利用在黨內和政府內擔任領導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
  季建業之前的職位相當於副部級,這使他成為因反腐行動而被逮捕的高層官員之一。習近平兩年前成為黨的總書記後,發起了反腐運動。
  季建業的官方履歷顯示,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相對富裕的江蘇省黨政機關中一步步上升。
  不過,從2009年起,季建業擔任南京市代市長和市長後,出現了爭議,包括為了建設地鐵項目而大規模移栽深受市民喜愛的懸鈴木(南京人俗稱為法國梧桐),從而引發了罕見的街頭抗議。
  季建業將在與江蘇省相鄰的山東省出庭,根據規範做法,中國高層官員必須在他們曾治理的地區之外接受審判,以使對證人產生的影響最小化,並避免官員的追隨者其他可能的干涉。
  季建業已經被開除黨籍,他被判刑幾乎是毫無疑問的。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2月17日報道,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發佈消息說,南京原市長季建業涉嫌受賄一案,由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近日由煙臺市人民檢察院向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煙臺市檢察院的起訴書說,季建業涉嫌在多地任職期間違紀。
  起訴書說,被告人季建業利用其擔任江蘇省蘇州市、昆山市、揚州市、南京市等地的黨和政府領導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涉嫌受賄的季建業於去年10月被中共當局免去南京市委副書記和市長的職務。
  有中國媒體曾報道,季建業涉嫌在處理建設工程時從中腐敗獲利,涉案金額可能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
  報道稱,還有媒體指出,季建業的城區翻新工程招致民怨,一些南京市民對他冠以“推土機市長”的稱號。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季建業資料圖片。中新社發 泱波 攝
  
  【延伸閱讀】南京原市長季建業被公訴 落馬後寫萬字“悔過書”
  季建業悔嘆:“私念像精神鴉片,麻痹了我,使我靈魂出竅,闖下大禍;私念像脫韁的野馬拉著我奔向深淵,私念、私欲成了毀掉我人生的導火線,成了萬惡之源。”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季建業 資料圖
  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12月17日發佈消息: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涉嫌受賄一案,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由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移送山東省煙臺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最高檢消息稱,山東省煙臺市人民檢察院近日已向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最高檢消息顯示,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階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季建業享有的訴訟權利,並訊問了被告人季建業,聽取了其委托的辯護人的意見。
  山東省煙臺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季建業利用其擔任中共江蘇省蘇州市吳縣縣委副書記、蘇州太湖國家旅游度假區工作委員會書記、昆山市人民政府市長、揚州市人民政府市長、中共揚州市委書記、南京市人民政府市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其擔任中共揚州市委書記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1957年出生的季建業系江蘇張家港人,曾先後擔任蘇州昆山市長、市委書記,揚州市長、市委書記,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等職務。
  2013年10月17日,中紀委發佈消息,季建業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在煙臺受審
  作為部管、在江蘇任職的季建業(副省級)為何會在山東煙臺市受審?江蘇某省轄市一位檢察院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貪腐官員進行異地審判,是根據每個案情的具體情況來定的。”
  他進一步表示,“異地審判”並沒有明確規定,“不過近10年來的司法實踐看,級別越高往往都是異地受審。”
  比如,江蘇近幾年來對部分縣委書記的審判均由其他省轄市司法系統執行,如徐州睢寧原縣委書記蔣國星一案就由淮安市檢察院辦理。且據記者瞭解,對蔣國星異地審判的決定,是由江蘇省紀委、省高檢、省高院做出的,由後兩者負責具體事務。
  一位擔任過江蘇省紀委委員的人士對記者分析,異地審判可以避免地方關係網給司法機關造成不必要的干擾。
  上述擔任過省紀委委員的人士介紹,大約從2002年開始,對省部級及其以上幹部的反腐處置,有了一個相對固定的模式:中紀委是第一道關卡,負責直接辦案,可以抽調省級紀委人員聯合辦案。在中紀委查處後,一般先給腐敗官員黨紀政紀處分,構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機關。“其中,為防止被干擾,就實施了異地偵查和異地審判”,他表示。
  上述檢察院人士向記者解釋,異地審判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實踐中已經形成了慣例,而且執行非常到位。
  這在實踐中已有很多的案例,如上海市原市委書記陳良宇在天津受審、廣東省原政協主席陳紹基在重慶受審、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在南京中院受審等。
  2013年1月30日,中紀委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的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審議並報中共中央批准,決定給予季建業開除黨籍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4年2月7日,檢察機關依法對季建業立案偵查。
  萬字“悔過書”
  有江蘇地方人士告訴記者,季建業在接受組織調查期間,積極配合調查,並寫出了萬餘字的《我的悔過書》,成為了反腐敗的“典型教材”。
  “確有其事,我們還學習過。”江蘇某省屬企業的高管對記者說。他透露,是省紀委發給單位紀檢組的“電子材料”,用“幻燈片”模式播放。
  若在網絡上檢索,會發現不少地方、單位組織集中學習了由中紀委辦公廳編輯的《中紀辦通告(第四期)》摘要的有關季建業所寫的《我的悔過書》。比如淮安新聞網今年5月30日就刊登瞭如下消息:淮安市航道處利用學習日組織全處黨員幹部進行反腐倡廉專題學習,由處紀檢監察部門工作人員對市紀委通報的南京市委原副書記、原市長季建業撰寫的《我的悔過書》進行宣讀。《我的悔過書》深刻剖析了腐敗分子腐化墮落的心理動機和犯罪軌跡,告誡廣大黨員幹部一定要從中汲取深刻教訓,引以為戒。
  季建業在“悔過書”中寫道:“隨著職務的提升,權力的變化,地位的提高,自己的黨性修養、人生境界沒有同步提升,相反私心雜念在靈魂深處滋生膨脹。”
  “剖析自己的心路歷程,我對人生、對生活的態度發生了較大變化……降低了自己作為領導幹部的要求,忘記了自己入黨為什麼?當幹部做什麼?做人乾什麼?忘記了當領導為了誰,依靠誰,服務誰的問題……我頭上缺少黨紀國法這根‘高壓線’,忘記了為人為官的底線。”
  季建業還寫道:“過去比革命先烈的精神多,比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高尚品德多,比老百姓窮苦生活多,比出的是鬥志,比出的是精神,比出的是作風。但漸漸看到周邊的一些企業家住豪宅,坐豪車,乘私人飛機,生活奢華,財富積累享用不盡,產生了羡慕心理。”
  季建業悔嘆:“私念像精神鴉片,麻痹了我,使我靈魂出竅,闖下大禍;私念像脫韁的野馬拉著我奔向深淵,私念、私欲成了毀掉我人生的導火線,成了萬惡之源。”
  人民網來源:中國青年網
  (2014-12-18 11:12:10)
  
  【延伸閱讀】檢察機關依法對南京原市長季建業涉受賄案提起公訴季建業資料圖片。中新社發 泱波 攝
  原任南京市長 季建業被終止全國人大代表資格
  (2014-12-17 11:19:16)
  
  【延伸閱讀】南京原市長季建業認情人為乾妹妹 岳父是前江蘇副省長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季建業
  十月金陵,一葉知秋。如同法國梧桐的落葉是秋天的報幕員,南京的秋天也始自楓紅遍野的棲霞山。一年多前,2013年10月17日,南京原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因經濟問題被中央紀委“雙規”。
  出生於1957年1月的季建業是江蘇張家港人,歷任蘇州日報社副總編,吳縣縣委副書記,吳縣縣(市)委副書記兼蘇州太湖度假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昆山市委書記,揚州市長、市委書記兼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09年8月在揚州市委書記任上履新,季建業主政揚州八年,頗有“實幹”之名,得以調往省府南京。2010年1月21日任中共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
  南京曾名“建業”,恰與季氏同名,甫一上任他就拉近與南京市民的距離,江蘇各界亦對其抱有期待。在就職南京市副市長、代理市長職務時,季建業還宣稱“進了中山門,就是南京人”。主政之後,他啟動了“三中路改造”、砍伐梧桐樹、拆城西幹道、投巨資上馬雨污分流等大量工程,卻使南京古城不斷被“開膛破肚”,引發民怨——市民稱全城“秋葉與灰土齊飛,蒼天共黃土一色”。
  在落馬前後,季建業身邊的政商朋友逐漸浮出水面,尤其因其而生意風生水起的商人,不少人接受調查,有的將被送上法庭。
  這些商人至少包括“江蘇首富”、蘇州金螳螂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及蘇州金螳螂建築裝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螳螂)實際控制人朱興良,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吳中集團)董事長朱天曉,蘇州錦聯經貿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東明。
  其中,金螳螂公司涉嫌為季建業本人及其女兒、情人裝修房屋,行賄裝修款30餘萬元;另外,季建業的妻子涉嫌由徐東明代持朱天曉公司股份獲益140餘萬元。而在金螳螂上市時,因政策需要,徐東明和季建業哥哥季建平各投資120萬元認購了1%的股份,徐東明涉嫌將股票及後續投資收益的20%計700餘萬元給予季建業夫婦,季建平則送給季建業一套價值數百萬元的別墅。不過,對此部分,目前朱興良和季建業雙方均存有異議。
  季的岳父曾任江蘇省常務副省長,季建業被朋友們認為“有一定背景,仕途上大有潛力”。始於姑蘇,經由廣陵,終於金陵,這一升遷之路,也與爭議相隨。據《財經》記者瞭解,季建業在蘇、揚兩地涉及多起工程項目,在南京之事,則有待司法披露。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季建業
  政商“共榮”
  縱觀季建業38年仕途,隨著升遷,他在其任職地均有人情良好、因其發達的政商朋友。這些人或是季建業的同僚部下,或是其在商界扶持的“知己”好友,他們涉嫌為季建業在經濟上提供幫助,季建業則在商業項目上對他們照顧有加,由此形成“隱形”利益關係。其中,最典型的是季建業在任吳縣縣委副書記兼蘇州太湖度假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時的部下徐東明。
  1992年,已經轉業在蘇州市吳縣人事局做辦事員的徐東明,經朋友介紹通過季建業調入太湖度假區,具體負責招商引資工作,任職項目合作部經理。1994年,徐東明升至太湖度假區下屬的發展總公司副總經理。
  據熟悉兩人的一名商人介紹,一起工作時,季建業作為徐東明的領導,對後者很是照顧,兩人私人關係亦因此較好。隨著季建業上調至昆山市工作,無人照應的徐東明受到新上任領導的排擠,1997年辭職“下海”。經向季建業征求意見後,徐東明成為新加坡一家公司在蘇州的柴油發電機代理商,並以此成立蘇州市錦聯經貿有限公司,開始了他的經商生涯。彼時,該新加坡公司在蘇州市和太湖度假區有兩個項目,業務方面得到了季建業的幫助。
  徐東明後來還經營過其他公司,業務擴大到空調、醫療設備、廣告等,甚至涉足地產開發項目。在經營過程中,由於季建業的幫助和扶持,徐東明的企業逐步壯大。1998年,季建業擔任昆山市長後,在昆山賓館改造上,徐東明找季建業幫忙承攬了部分業務,做成了這筆數百萬元標的的業務。
  2006年,季建業在任揚州市委書記時,徐東明和同為季建業下屬後“下海”的秦姓商人準備涉足房地產項目,看中揚州下轄江都市的一塊地,想拍下來進行商業開發。季建業跟時任江都市委的主要領導打招呼,讓後者在上述項目中給予徐、秦兩人關照,後徐、秦果然順利拿到地併進行了開發。
  在2009年季建業任南京市長時,依然幫助徐東明。據瞭解,當時蘇州太湖度假區新建辦公樓需要安裝中央空調,季建業出面幫徐東明拿到業務。
  季建業對徐東明的幫助甚至還有“家事”。2001年,徐東明外甥高考志願填報蘇州大學,成績出來後與江蘇省錄取分數線差了十幾分,為了在分數不夠的情況下使用點招名額,徐東明再次找到季建業。季建業向時任江蘇省政府副秘書長以及吳中集團董事長朱天曉打了招呼,並告訴徐東明具體由朱天曉負責此事。
  之後不久上述省政府副秘書長調任江蘇省教育廳負責人,事情得到順利解決。
  徐東明並非每次找季建業幫忙,均能夠成功。知情者介紹,在2008年,季建業任揚州市委書記時,徐東明和上述秦姓商人想在揚州市下轄的江都市和高郵市找項目搞開發,雖然季建業像往常一樣跟這兩個下轄市的主要領導打了招呼,但是最終因沒能找到合適項目而作罷。
  由此可見季建業對政商朋友的幫助扶持,以至於他在昆山、揚州、南京任職期間,徐東明等人經常前去看望。季建業回蘇州時,也會找徐東明等人聚會。
  季建業在蘇州的政商圈子聚會從1995年開始,幾乎每年的年初一均由季建業的老部下朱天曉召集,地點亦在吳中集團的公司餐廳。參加聚會的不僅有朱興良、徐東明家人、季建平家人以及朱天曉,還有吳縣的一些領導。
  現年55歲的朱興良從木工、油漆工做起,直至成為金螳螂公司的創始人和實際控制人。在2013年理財周報發佈的《3000中國家族財富榜總榜》名單中,朱興良家族名列第20位;同年5月7日《新財富》雜誌發佈的2013年500位富人榜上,朱興良家族以189億元的身家位榮登江蘇省首富,位列全國第22位。
  朱興良與季建業相識約在1992年,當時太湖旅游度假區有個度假村的建設項目,工程分包給好幾家公司。朱興良以吳縣園林建築裝潢工程公司的名義參加了招投標,並中標一個餐廳的裝修工程。
  在這個項目中,因為工期緊張,部分公司不能按期完工,朱興良的公司則施工較快,在完成工程後還幫助其他公司做了些工程。“有一天凌晨1點,季建業到工地視察,僅看到朱興良的公司還在施工,就主動問起度假村項目部祝姓經理,後者介紹朱興良與季建業認識,之後兩人熟絡起來。”
  關係更加親密後,季建業涉嫌在朱興良承攬部分裝飾、裝修工程等方面,給予後者以幫助。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季建業
  心理失衡
  朱興良此番被查,金螳螂公司被指涉嫌單位行賄罪,主要案由是:2003年底至2011年2月,朱興良在經營管理、實際控制金螳螂建築裝飾公司期間,感謝季建業利用擔任揚州市長職務之便未經招投標,將揚州迎賓館1號樓裝修工程發包給其公司,並多次幫助催要工程款,為其公司謀取了利益。
  為感謝季建業,朱興良應季建業要求,從2007年至2009年,為季建業及其親屬和情人祝梅分別裝修房屋,免收裝修款30餘萬元。
  此外,朱興良個人則涉嫌介紹賄賂罪和非法經營罪。不過,對於這兩項罪名,朱興良方面存有異議,並認為辦案程序上亦存在問題。前一項罪名涉及的對象為季建業,據《財經》記者所知,其亦有異議。
  這一涉嫌罪名的來源是,2006年至2007年,朱興良跟徐東明、季建平提出讓二人各拿出股票收益的20%給季建業夫婦,二人表示同意。2009年11月,徐東明陸續將股票全部拋售,從中拿出700餘萬元送給了季建業。
  這部分股票的背景是,2003年下半年,金螳螂建築裝飾公司啟動股份制改造,為上市做準備。因為公司屬於中外合資企業,根據當時的政策規定,需要五家法人單位共同發起。當時金螳螂公司已經有了兩家股東,還需找三家法人單位合計持股比例不得低於5%,於是朱興良就找到了徐東明和季建平以及顧某某。
  經過協商後,徐東明和季建平各投資120萬元認購了1%的股份。
  知情者介紹,2006年下半年,金螳螂公司上市後,大概在2007年底,季建業從揚州回到蘇州,在與徐東明、季建平、朱興良等人聚會中提到了徐、季兩人手中持有的股票,還稱兩人賺了不少錢。參與聚會的季建業妻子很是羡慕,表示想弄點賺些錢。
  因為徐東明與季建業相識20年來,一直得到季建業的幫助並與季家保持著來往,季建業夫婦亦非常信任徐東明,所以徐東明一直找機會尋求報答。此時,想繼續尋求在仕途上順風順水的季建業幫助的徐東明和季建平表示,願意拿出股票收益的一部分錢分享給季建業妻子。季建業默認此事。
  知情人介紹,彼時,季建業只是認為分了他們一點錢而已。此外,因季建業妻子之前就覺得季身邊的商人朋友賺了那麼多錢,心理不平衡,季建業心理亦有些失衡,貪念和私心膨脹起來。
  為保險起見,之後徐東明專門寫了一張假收條,內容是:收到季建業妻子24萬元投資款。24萬元正好是徐東明所買股票出資款120萬的20%,為顯真實,收條落款時間提前至2003年。就此事,季建業妻子還對徐東明大加贊賞,稱徐想的周全。
  但此過程亦有知情者的另外一種表述:彼時,季建業妻子聽說金螳螂公司即將上市,提出欲買原始股。後因朱興良自己難以轉讓,就在其勸說下,季建平和徐東明均答應可以從自己的原始股中分出20%,即季建業妻子所得錢款為已轉讓後的原始股收益。2013年4月,在確認中央紀委調查自己的消息後,季建業夫婦曾商量如何處理家中的300餘萬元存款和涉嫌放在徐東明處的兩筆錢:徐東明給的700餘萬元和朱天曉給的140餘萬元。
  不過,直至案發,上述兩筆代管錢款(涉及徐東明的700餘萬元和朱天曉的140餘萬元)均在徐東明名下,尚未作轉賬處理。
  上述140餘萬元是2004年至2008年,徐東明頂替季建業妻子在朱天曉的公司做股東的收益。朱天曉是吳中集團的法定代表人。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成立於1992年5月26日,註冊資本為1億元。吳中集團等五家企業法人曾共同發起江蘇吳中實業股份有限公司(600200.SH,下稱吳中實業)。朱天曉事發後,吳中實業曾發公告稱公司與吳中集團及朱天曉不存在關聯關係。
  季建平是季建業的大哥,為昆山市滬昆市場投資開發建設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知情人稱,季建平用持有金螳螂股票的收益,也涉嫌給季建業買了一套價值數百萬元的別墅,不過因為並未過戶,這一事項是否涉嫌犯罪目前未能得知。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金秋芬
  “圍獵”經過
  2013年10月,因“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親屬等人收受巨額財物,道德敗壞”,季建業被中央紀委“雙規”。
  “道德敗壞”是指季建業的相關情人關係,包括揚州市萃園城市酒店副總經理祝梅。祝梅原是揚州市西園飯店一名服務員,2001年為時任揚州市市長的季建業服務時,兩人相識並熟悉,2003年發展為情人關係。
  季建業在揚州工作期間,兩人約定,如果想要約會就以彼此所知道的暗號發短信告知對方,此辦法一直沿用至季建業離開揚州結束。2009年,季建業調至南京後,他和祝梅的見面次數就少了很多,但祝梅仍然每隔幾個月就前去看望,兩人約會的地點是季建業在南京所住的漢府飯店和寧海路66號。有時,季建業也去揚州看望祝梅,在他在揚州珍園保留的房間內約會。
  季建業因在漢府飯店辦公而廣受詬病。漢府飯店位於南京市中心新街口、毗鄰舊總統府,為一座七層的具有典型民國風格的建築,飯店為準五星標準,內有游泳池、美容中心、健身房、風情酒吧等康樂設施。
  在揚州,祝梅不僅管理著季建業的生活起居,有時還負擔著照顧季建業的母親,對季母她以乾女兒相稱。
  2013年2月下旬,祝梅被中央紀委帶走。之後又有兩名當地老闆被帶走,季建業開始感覺到紀委是在針對他進行調查。
  2013年7月,朱興良被帶走調查後,季建業預感到徐東明之前拋售金螳螂股票後送給他的這筆錢是件大事,後因聽妻子說沒有劃賬,稍微放心。
  2013年8月,季建業到北京出差期間,再次得知中央紀委在調查他的問題,並且可能與金螳螂的股票有關。因為不放心,他還將徐東明叫到南京,當面交代一番。沒過多久,徐東明遭到調查。
  2013年9月26日,在南京市委民主生活會上,季建業主動自曝自身存在的問題,試圖做最後努力。未料不足一月,中央紀委出手。
  “不准親戚朋友謀私利,不允許親友家人打著我的旗號辦事、拉工程,不干涉工程招投標、土地招拍掛等方面的事項。”這是2009年8月,季建業被任命為南京市代市長時曾在媒體上公開作出的承諾。2010年1月21日,季建業正式當選南京市市長後,又發表題為《做一名人民滿意的市長》的就職演講稱:“做一個執政為民的市長,做一個務實奮進的市長,做一個依法行政的市長,做一個廉潔從政的市長。”
  話猶在耳,斯人已失去自由。昔日言語如秋葉隨風,徒留悔恨。
  (2014-12-01 17:14:00)
  
  【延伸閱讀】外媒:季建業落馬凸顯中國反腐變速
  參考消息網10月20日報道 英國媒體稱,因涉嫌嚴重違紀正被調查的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被免去領導職務。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0月19日報道,新華社19日引述中組部的消息稱,中共中央已經作出免職決定,現正在按程序辦理。
  人民網此前報道,季建業涉嫌在處理建設工程時從中貪污獲利,涉案金額可能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人民網指出,季建業在揚州期間,全城大規模翻新“修舊”,當時城建工程量很大,但很多工程公司都是他引進的蘇州工程公司。
  其他媒體也指出,季建業的城區翻新工程招致民怨,一些南京市民對他冠以“推土機市長”的稱號。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10月18日發表文章稱,南京市市長季建業日前被帶走接受調查。這顯然是中共通過“老虎”、“蒼蠅”一起打的手段整肅腐敗的最新舉措。
  文章稱,事實上,從幾個重要方面看,南京的這起事件不同於北京處理黨內人員腐敗的慣常做法。
  文章指出,通常說來,在宣佈調查和拘押高級幹部時,政府控制的媒體發佈的消息簡短而缺乏內容。南京的媒體就是這樣報道此事的。
  但是,文章稱,北京此次的官方報道卻遠不止如此,提到了季建業與一家負責興建揚州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蘇州建築公司的關係,指責他撈取了至少2000萬元好處。
  文章指出,調查之初就如此公開提到官員與地方商人的聯繫是非常少見的。黨內反腐人員喚起人們對這種關係的註意,是為了表明季建業行為輕率而且不講道德。
  文章稱,同樣耐人尋味的是報道的特點。許多中國媒體的報道焦點是季建業的問政方式。據說,季建業對待身邊工作人員和下級的態度非常粗暴。
  文章認為,具體說,真正讓北京惱火的是,季建業一心要通過大規模城市開發來重新打造南京。
  據報道,他毫無必要地拆除住房以修建新的樓房和公路,強行讓居民搬遷,有些項目引起公眾的強烈反感。一次,季建業要砍伐、遷移作為南京標誌的法國梧桐樹,引發了居民的大規模抗議。
  南京的種種跡象表明,季建業相當不得人心。儘管有些人對他下臺的消息感到驚訝,但幹部們迅速公開表示支持。
  文章認為,反腐行動顯然還在摸索一種方法來對付強行推動變革、但實際上貪污腐敗或不得人心的幹部。
  文章指出,季建業具有管理和重新開發中國東部中等規模城市的豐富經驗,是在獲得提升後前往南京擔任市長的。他在南京待了四年,實施的正是他現在遭到詬病的政策。這表明評估體系存在缺陷,對於許多幹部來說,即便他們的表現非常糟糕,也沒有人監管,甚至會有人在政治上庇護他們。
  文章稱,中共的解決辦法是,從現在開始,重要幹部不僅會因為收受好處而下臺,他們對待公眾和同志的態度也將是個關鍵因素。
  文章還稱,反腐負責人王岐山近日在一次重要座談會上提到,黨員領導幹部要“嚴以律己”,“作廉潔自律模範”。
  正如一篇評論文章指出的那樣,儘管許多受到調查的腐敗官員從法律角度來講沒有問題,但他們在崗位上獨斷專行,其政策錯誤造成了嚴重損失,是濫用權力和瀆職的行為。
  文章認為,幹部必須既出色又正直。季建業下臺也在這方面向官員們發出了警告:公眾比你想像得更重要。中共指出,如果官員們為了升遷而大力實施大型項目,最終可能脫離群眾。
  文章指出,季建業倒台是不得人心的官員落敗的故事。不過,它也表明中共有意嘗試新策略,這或許是因為他們意識到這將是一場漫長而艱難的戰爭。
  (2013-10-20 12:50:18)  (原標題:外媒:南京“推土機市長”季建業因受賄被公訴)
創作者介紹

不織布

felyfzhdwvdk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