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城市生活節奏的加快,更多城市居民開始嚮往過上田園牧歌的陶淵明式慢生活。如今,陽臺、花圃等迷你“自留地”已不能滿足民眾的農耕欲望,人們逐漸把墾荒的鋤頭伸向住宅區周邊的城市綠化帶及拆遷空地。來自浙江嵊州的黃大媽亦是城市墾荒族一員,不過她種的不是瓜果蔬菜,而是2000餘株的“毒花”罌粟。目前,黃大媽已被檢方提起公訴。
   空地種上2037株罌粟
   早在4月9日,浙江杭州上城公安南星派出所的民警就接到舉報,稱有人在杭州陶瓷品市場附近的空地上種了一大片罌粟。經過實地探訪後,警方確認該舉報屬實,遂立即趕往現場。派出所全體民警連砍帶拔地忙活了大半天才將這些罌粟斬草除根。
   經現場清點,在這塊10平方米左右的空地上,共種植了2037株罌粟。經浙江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植物研究所鑒定,均為罌粟原植物:罌粟科罌粟。
   用罌粟喂雞防雞瘟
   經調查獲悉,罌粟的種植者是一名65歲的黃姓婦女,老家在紹興嵊州,幾年前隨務工的兒子一起到杭州生活,住在杭州陶瓷品市場附近的一處簡易窩棚里。
   說到為何會種罌粟,黃大媽感到很委屈。她對民警稱,因為家中經濟條件不好,自己就在空地上養雞補貼家用,但由於養殖條件差,雞總是患雞瘟死掉,讓黃大媽很是心疼。
   得知老伴的苦惱後,黃大媽的丈夫孫老漢從老家帶來一包罌粟種子,稱老家流傳著用罌粟來喂雞的土辦法,很管用。由於欠缺法律常識,黃大媽在明知罌粟是違禁毒品的情況下,還是聽從了丈夫的“建議”。當天,警方以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對黃大媽處以刑拘。
   枝葉根莖含制毒成分
   警方表示,尚未開花結果的罌粟,其枝葉根莖中也全都含有成癮制毒成分,如果拿去喂雞,雞肉中將會有部分毒素殘留,這樣的雞肉流入市場結果不堪設想。
   “當時正值春天,那些罌粟長得快有二三十公分高了,密密麻麻的一片。”10月30日,面對記者的採訪,負責此案的南星派出所民警毛偉回憶道。
   他告訴記者,不少一同處警的同事都被眼前景象驚到。“以前居民種罌粟情況在郊區偶有發現,但在土地資源這麼稀缺的市區真是頭一次。”
   拆遷用地被私自砸開
   記者瞭解到,雖然黃大媽種罌粟只是一起個案,但越來越多的城市空地被民眾私自開發成小菜園,“城市農耕”儼然上升為一種新時尚。
   實際上,黃大媽種罌粟的這片空地就是一片拆遷用地,但不知何故,開發商閑置已久,遲遲未動工。之後,周邊一些住戶就將空地四周的圍牆砸開,私自進入並開荒種起了青菜、蘿蔔等農作物。
   目前,黃大媽一案已進入法院審理程序。黃大媽取保候審在家。
   (據中新網)  (原標題:大媽在城市空地種罌粟喂雞被公訴)
創作者介紹

不織布

felyfzhdwvdk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